清水柠檬

战斗一直卡在这怎么办?!😭😭

没想到我的第一张结婚证居然是b叔的😂

单抽出奇迹!之前两单都沉了,我都快放弃了,没想到一发出来了!😭

我还什么都没打呢,就维护了?!╭(°A°`)╮

一发入魂!

终于过关了,我现在能想到最后的冠位神殿有多难打了@😭😭

兰斯洛特的忧郁03

四处都是支离破碎的尸体,兰斯洛特的盔甲和脸上布满了可疑的红痕,安弥叶就这样看着他虐杀了一个又一个人,而令人感到惊奇的是明明是生长在正常的环境下,但她却丝毫感觉不到恐惧,如果这时候有人的话一定会看到安弥叶全程面无表情的注视着黑骑士虐杀的场面,她的表情,冷漠的可怕

被鲜血和恶意包围的兰斯洛特一步步的向不远处的黑发少女走去,虽然还是看不到对方的脸,但她很清楚的看到对方浑身的伤痕外加身上的青紫痕迹,就在她想走近一点的时候,梦醒了

盯着天花板整理了一下思绪,然后一如既往地看到桌上的早餐外加兰斯洛特在厨房忙碌的身影

“有事吗,master?”兰斯洛特疑惑的看着用复杂眼神看着自己的安弥叶

“啊,没事”原谅她刚刚看完兰斯洛特虐杀别人的场景后,现在能只用复杂眼神看他已经很好了好吗!!

“那就赶紧吃吧,一会还要上学呢”兰斯洛特仿佛没有看到对方的表情似的,一如往常的催促她上学

“我知道了!”

“叮铃铃~叮铃铃~”

“电话,兰斯你去接一下吧”

兰斯洛特温柔的看了看她就来到了电话旁边

“喂,请问有什么事吗?安弥叶?请等一下,master是找你的”

“啊,来了来了”

她拿着电话听了一会,然后

“啊,我知道了,谢谢你”

“怎么了吗,master?”虽然还是和往常一样的表情,但兰斯洛特还是感觉到了对方的气息有一点不稳

“刚刚警察局打过来说,我爸妈回来的时候因为飞机失事死掉了”

“........master”

“别担心啦,我没事”安弥叶没有说谎,她听到父母死亡后内心根本就没有一丝波动,仅仅只是‘啊,死掉了啊’这样的感觉,这不正常

这么多年来安弥叶第一次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不正常,一直相处的家人死亡后她什么感觉都没有,只是有了他们死掉了这个概念,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人类应该拥有的感情,一瞬间,她感觉到了恐惧,然后不自觉的拉住了兰斯洛特的衣角

“兰斯”

“嗯?”

“我的父母死掉了”

“嗯”

“但我没有任何感觉,我是说我根本就没有感到一丝伤心之类的情绪,这不正常”

“所以?”

“我真的是正常人类吗?”

兰斯洛特静静地看了她一会

“我会陪着你的master,一直”

“嗯?”安弥叶疑惑的看着他,不懂这和她问的有什么关系

“我说我会一直陪着你,所以是不是正常人类什么的根本就无所谓吧?”

安弥叶自有意识起就毫无波澜的内心突然间颤抖了一下

“...........也对”

看着安弥叶离去的背影,兰斯洛特的眼眸暗了暗,是因为她的影响吗,这一次,绝对不准任何人再伤害她!

萤丸爸爸我爱你03

由于药研和鹤丸昨天的那曲千本樱实在是太令人震惊了,导致今天还是有人偷偷的看着他们,尤其是药研,然而在一期黑着脸站在药研身后的时候,看的人瞬间就没有了

审神者房间

“阿浅,要不要让萤丸他们一起去出阵?毕竟他们才刚来,应该还不太熟悉和本丸的大家一起战斗吧”

“相信我,如果你让萤丸爸爸出阵的话,其他人完全不用出手了,绝对全都会在后面看着萤丸爸爸一刀三个(๑•ั็ω•็ั๑)”

“额,我知道萤丸被称作演武场恶魔,但你说的是不是太夸张了?”

“你应该知道我家萤丸爸爸和其他的是不一样的”

“但是!”

“那就让萤丸爸爸去出一次阵吧”

“嗯”

院子

所有的付丧神都在这里,阿浅看到萤丸的时候就扑了上去

“萤丸爸爸!雾黎想拜托你出阵!~\(≧▽≦)/~”

“唔,好吧,去哪个战场?”

“萤丸爸爸你误会了,这次是好几个人一起去”

“好几个人?但平常都是我一个人去刷的啊”

“拜托啦萤丸爸爸~~”

“那好吧”

雾黎“这次出阵的是萤丸、药研、一期一振、明石国行、鹤丸国永和三日月宗近”

(ps.由于二姐要收拾和整理从自己本丸带过来的东西所以这次没有一起出阵)

地点原本雾黎是想选比较简单的地方,但阿浅直接就选了5-4

“阿浅!一期他们练度还不够,不能上5-4啊!!”

“别担心,到那里我们只要站在后面就可以了(๑•ั็ω•็ั๑)”

厚樫山

“好久都没出阵了,都快忘了这里长什么样了”鹤丸略带怀念的注视着周围

“药研,一会记得站在我身后!”一期带着和鹤丸明显不同的表情,一脸警惕的看着周围

而在最后面的阿浅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前面几个人,一期、三日月还有明石都护在了自家恋人(?)身前

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有生之年居然看到了有人挡在萤丸爸爸和药总的身前!

“萤丸殿,是我上还是?”药研在一期身后一脸自然的问着萤丸

显然他们还是遵从着以前的习惯,既然一个人能解决为什么还要很多人一起来?况且也不能打扰同伴的战斗

“既然雾黎大人要看我的力量的话还是我来吧”

“明白了”说完药研就拉着一期往后退了

旁边的鹤丸听到这句话也拉着三日月后退了,而明石是被阿浅拉后退的

“阿浅大人!这里这么危险怎么能让萤一个人战斗!”

“相信我,我们只要在后面给萤丸爸爸加油就好→_→”

然后他们就看着萤丸拿着比他还高的刀一路杀了过去

“喔吼!萤丸殿还是一如既往地强大呢”站在后面的鹤丸看着前面的战斗说到

“鹤丸你是想起了被萤丸殿支配的恐惧了吧?”

“这种实话就不要说出来了T^T”

那一天,溯行军再次体会到了名为萤丸的恐怖

一场战斗下来,萤丸身上一点伤都没有,甚至还飘起了花

“主殿,下次战斗果然还是带着山兔一起吧,速度果然还是太慢了”

“好好好!萤丸爸爸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阿浅大人,我们现在要回去吗?”

“嗯!”

“话说主殿,这次干嘛来这么多人?平常我们不都是自己单刷的吗?”

“是雾黎太紧张了啦,你们以后还是和以前一样就好”

“主殿,麻烦给我开个门,前几天和莹草约好了要去给山兔打新衣服的”

“啊,话说萤丸爸爸你和草爸爸两个人居然也打了这么久吗”

“毕竟山兔速度太快了啊,打一局都要花好长时间”

阿浅拿出一把钥匙,对着虚空就像是开锁一样,然后在一小片扭曲的空间中,出现了一扇门

萤丸先是和明石说自己要出去一下,大概要下午才能回来就打开门进去了

“阿浅大人麻烦也给我开个门吧,今天是弓兵本来着”

“药研你种火还没打完吗?”

“啊,还差一点就好了”

然后本丸的大家就看到出去的时候有六个人,回来却只有四人,吓得他们还以为萤丸和药研碎刀了

萤总爸爸我爱你02

睡觉的时候,药研选择了和弟弟们一个屋,蜂须贺和浦岛还有长曾弥,虽然看见长曾弥也在的时候不爽了好久,萤丸和明石还有爱染,鹤丸原本想和烛台切他们一个屋的,然而刚走了一步就被三日月扛回了自己屋

第二天的时候,阿浅一脸我懂的的表情看着走路姿势明显不对的鹤丸,没想到爷爷下手这么快⊙▽⊙

“哟,鹤球~昨晚睡得还好吗*^_^*”

“当、当然还好啦”

“是吗,话说你今天和山兔约好了一起去尬舞的吧”

“。。。”

阿浅:~\(≧▽≦)/~

“求放过啊主殿!(ಥ_ಥ)”

“谁让你总是炸我本丸的,哼唧!”

“我不炸的话能和雾黎大人的本丸合并吗?!”

“。。好像也是”

阿浅正在思考她家鹤球好像是做了件好事的时候,蜂须贺走了过来

“主殿,我刚刚把本丸看过了,的确是因为合并的原因,比一般的本丸大了好多,大小和我们以前的本丸差不多”

“是吗,樱花树那边也看过了?”

“嗯,那边有一块空地,正好可以盖一座亭子,不过大小的话会比我们之前的小一点”

“这个没事啦,小一点的话就把细节做的更精致一点,我们三个先去万屋把亭子大体的材料买了再说”

“要把药研和萤丸殿叫上吗?”

“不用了,萤丸爸爸现在和明石很开心的样子,药总的话也和栗田口家的在一起,现在还是不要打扰他们了”

“我知道了,对了主殿,大家的东西和衣物我让狐之助帮我们送过来了”

“做得好二姐!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呢QAQ”

“但现在不是一个人一屋了,所以东西”

“没事啦,我屋旁边有一个超大的房间,你们就都放那吧”

“明白了”

“对了二姐你要不要把崽接过来?我怕他看不见你又要哭”

“妖狐的话我让茨木殿帮我暂时带着,等把亭子的事弄好就去接他”

“唉,那家伙就喜欢粘着你,觉醒了也跟个小孩子一样,我一定是抽到了个假的妖狐(ಥ_ಥ)”

亭子搭完后

“虽然小了点,但比我们之前那个奢华了不止一点点啊!”鹤丸看着镶嵌着的各种宝石感叹道

“主殿本来就打算把亭子从新休整一下的,不过由于鹤丸你炸掉了本丸所以”

“够了啊!你们还想揪着这个梗到什么时候啊?!”

“用主殿的话来说,这个梗我可以笑一年”

“蜂须贺你学坏了啊QAQ”

“毕竟跟主殿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_→”

“哇哦,你们这么快就把亭子弄好啦”萤丸拉着明石惊讶的看着他们

“萤丸殿好,毕竟有主殿的灵力帮忙”

鹤丸看见萤丸就忍不住抖了一下,毕竟只要他干了什么坏事或恶作剧主殿就总让萤丸收拾他,他碎刀都碎了好几次了!!弄得他现在连恶作剧都不干了,感觉他已经是个假鹤了(ಥ_ಥ)

“既然都盖好了,那等会就麻烦鹤丸你和药研来曲千本樱咯”

“没问题萤丸殿!QAQ”

旁边的蜂须贺给了他一个同情的眼神,要知道药研的千本樱和极乐净土一直是他们大家心里的最高啊,要是鹤丸没跳好的话,估计又要被萤丸殿碎刀了╮(╯▽╰)╭

于是晚上雾黎本丸的刀们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们

药研:一身黑色的和服,和服下摆就像是裙子一样散落开来,腰侧绣着血红色的曼珠沙华,脚上一双木屐,在黑衣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白皙,紫色的软发上带着一珠黑色的曼珠沙华,眼角处有着红色的眼影

鹤丸:和药研一样款式的和服,不过颜色是白色的,上面绣着的是红色的纹路,远远看去就像是真的鹤一样,白色的头发上有着金色的饰物,眼角处的也是红色的眼影

千本樱的旋律想起,阿浅还用灵力在上空掉落一些粉色的樱花花瓣

一曲终了,鹤丸跳的丝毫不比药研差

“药总!求极乐净土!(ฅ>ω<*ฅ)”

“乖,明天给你跳极乐净土”药研习惯的摸摸抱着他腿乱蹭的阿浅的头

“主殿!明明我跳的也不差啊QAQ”鹤丸眼泪汪汪的看着抱着药研腿的阿浅

旁边的蜂须贺拍了拍他的肩

“你要知道,在主殿的心里,药研的千本樱和极乐净土已经是不可逾越的高峰了”

“要不是药研经常往迦勒底跑,主殿绝对会让药研天天给她跳极乐净土的”

“是啊,记得我们那段时间完全是已经极乐净土中毒了,连茨木殿也被主殿拉着跳”

“毕竟茨木殿的女体可是主殿的女神啊”

“话说茨木殿好像很久没有提起过酒吞童子了?”

“茨木殿喜欢强者嘛,萤丸殿和萤草殿可是不折不扣的强者啊,再加上主殿的影响外加鬼女红叶的事情,估计茨木殿现在只是把酒吞童子当普通朋友了吧”

“这样不也挺好的吗,据说主殿现在正在思考如何让茨木殿穿上婚纱”

“2333,真是期待酒吞童子来之后的表情”

“鹤丸你也彻底黑了好吗”

台下的雾黎看着一期惊艳的表情,走过去拉了拉他的袖子

“一期你还不快上!在不上药研就要被抢走了哦”

回过神来的一期看着周围同伴的表情,再看看亭子里抱着药研腿乱蹭的阿浅,脸瞬间就黑了,他走上台,拉开阿浅

“药研,先去把衣服换了吧”虽然很漂亮,但他可不想那么多人一起欣赏他家药研的女装

“嗯”虽然药研挺想穿着这身去迦勒底看信长公的,但一期尼看起来不是很开心的样子,还是算了吧

不过上次他跳极乐净土给信长公看的时候,信长公好像很开心的样子,下次争取让信长公和他一起跳千本樱吧~\(≧▽≦)/~

————————————————————————————
之前在b站看的药研和美风蓝的千本樱还有花魁药的极乐净土简直是超美的!然后就一直想如果药研真的跳的话会怎么样,女装的话,这里设定是药研在原本的本丸就一直被阿浅求跳极乐净土之类的,所以完全是习惯了

对了,你们可以把阿浅看做是作者

茨木小天使实在是让人心疼,所以这里设定是经历了红叶事件外加被阿浅和大家各种关心的茨木决定放弃酒吞,只当他是朋友或者挚友,最后结局作者还没有想好,可能是狗茨、酒茨或3p,反正每次作者都会打tag,不能接受的话就不用看那章了

本文的药研非常喜欢信长公,简称信长公痴汉,不过cp绝对是一药

妖狐的话,只是作者觉得很有趣,像个小鬼一样喜欢缠着二姐什么的,这里的妖狐是已经觉醒的,但心智和外貌都像是一个3岁孩子一样,以后可能会长大,也可能一直就这样了

在自己的本丸那会,完全是二姐在照顾阿浅他们的,所以这里的二姐会能干好多,对长曾弥的态度也没有太差,毕竟是傲娇,外加真的好久不见有点想他,当然二姐是绝对不会承认的